• 发布时间作者来源浏览数量点击阅读

    文章标题
当前位置:主页 > 汽车清洁 > 漆面美容 > 正文 更新时间:2018-11-03

落后的宪法思维(港大法律系副教授、佔中发起人 戴耀廷)-戴耀廷

两篇文章共通之处,都是以相当落后的宪法观为论点基础。第一篇题为〈国家的意志、香港的基石—写在香港基本法颁布25周年之际〉。

重点是与为母法与子法关係,一国是在两制之上,须严格依和办事,及831决定反映主流民意。第二篇题为〈香港繁荣稳定的根本保障—纪念香港基本法颁布25周年〉。

重点是要把的所有条文作为一个有机整体,并放在宪法规定的框架内加以理解和执行。要把握的精神实质和立法原意,就是起草过程中香港社会达成的共识。

最后也还是那句831决定反映主流民意。这两篇文章所反映的宪法思维,都是由大压小、由上而下、由古定今。

最大的问题是以一种古老、僵化的框框去看待宪法动态、演变的现实。由大压小就是单强调宪法是的母源,但却忽略了一旦一份关于地区自治的法律生效运作,它就拥有了自己的生命力。

也用母子关係来比喻,宪法为母生了此子,但此子已出生二十五年,且已自主运作快要十八年。到一七年实行普选,更是自立之时,那时会是一个超过二十七周岁的成年人了。

可以想像一个儿子或女儿已是二十多岁,母亲若还是事事指指点点要儿子或女儿这样做那样做,关係不差才怪。当儿子或女儿已是成年,懂得放手并信任儿子或女儿,那才是一位开明的母亲,双方才能维持良好的关係。

此说放绪主权与自治也是恰当。由上而下就是强调一国在两制之上,常以主权和国家安全来压香港的高度自治。

即使一国又大且强,但在现代社会,权威(政治或法律)都已再难由上而下。政府享有权威,是因人民愿意尊重及信任政府,但这份尊重及信任,不是靠发施号令或操控媒体製造舆论得来的,而是管治者尊重公民享有基本权利和尊严及施行善治,努力赚取回来的。

现在中共的权威不少也只是用钱买回来,极不稳固。这一套由上而下的权威思维,在大陆也快要行不通,更遑论香港这极度全球化的地方了。

还以为这一套在香港有市场,无异是掩耳盗铃。由古定今就是引用起草那时的共识或所谓的立法原意来决定现在应如何实践,尤其是有关普选的规定。

他们也懂得说了,今年我们是纪念二十五周年,当年负责草拟的,有多少人已作古了?当年香港正值经济起飞之时,中国大陆则刚改革开放近十年,两地在这二十五年间改变之大,不用长篇论述,普通人也能轻易指出不少。

回归后,尤其是○三年至今,两地本身及相互之间的关係出现的变化更是巨大。雨伞运动之后,新一代所经历的蜕变,在此时更是难以估计。

以二十五年前的那一套立法原意来处理现在所碰到的宪法问题,那就好像以春秋时期的军备去打一场现代战争,或是背诵四书五经去考现在的大学入学试。最可笑的是看似前衞,文章说在政改上应尊重民意,但所说的民意却只是民调。

上一篇:台生突袭总统府 抗议加入亚投行 下一篇:没有了